<address id="xlxhp"></address>
    <span id="xlxhp"></span> <meter id="xlxhp"></meter>
    <rp id="xlxhp"><span id="xlxhp"></span></rp>

    <pre id="xlxhp"><strike id="xlxhp"><video id="xlxhp"></video></strike></pre>
    <span id="xlxhp"></span>

          
          

            “迷途”應屆生,追趕春招末班車

            澎湃新聞記者 陳燦杰 實習生 彭茸雯 李昂 黃家樑

            2022-06-24 20:04 來源:澎湃新聞

            字號
            畢業生在2022屆上海高校畢業生秋季校園招聘會上。? 視覺中國 圖

            畢業生在2022屆上海高校畢業生秋季校園招聘會上。  視覺中國 圖

            已近凌晨3點,鐘依雯獨自對著眼前的文檔。她21歲,大四,正為一篇公關文焦灼,領導都已入睡,她只想著,完蛋了,天亮也交不出,挫敗積壓心頭,她突然哭出了聲。
            那是今年1月,鐘依雯剛抓住一個難得的機會,在一家知名戶外運動服飾公司的市場部實習,還為中英交雜的專業術語發懵、寫個會議通知都斟酌不定的她,直面堪比正式員工的工作強度,“瘋狂掉頭發。失眠,每天晚上夢到被她(領導)罵?!?br />
            但為了轉正,她熬著,直至4月底,上海封控近一個月,居家辦公的她收到通知:受疫情影響,門店縮緊,所有的HC(預計招聘人數)都鎖掉了。
            “當時死認這家公司”,沒有著落的她,不得不重新投入找工作的大潮,參加已臨尾的春招。
            這個因疫情、經濟下行壓力、各行業裁員再添“未知”的就業季,頂著規模、增量均創新高的記錄:據教育部統計,2022年,我國高校畢業生規模預計1076萬人,比上一年增加了167萬人。
            而像鐘依雯一樣,在春招后依然掙扎的應屆生,并不在少數??佳?、考公失利,沒能“上岸”的他們,在錯失秋招與實習轉正機會的緊迫中,要扛住的,或是更為嚴苛的考驗。
            【以下是她們的口述:】
            鐘依雯,21歲,上海一本院校,商務專業
            “受疫情影響,所有的HC都鎖掉了”
            “簽靈活就業,自主就業的(同學)非常多”

            如果一開始就清楚職業規劃,就不用做無謂的實習。
            我實習挺早的。大一做HR。大二在證券公司,做的類似銷售。去年大三,覺得廣告行業好玩一些,就去試一下。以為要做創意輸出,其實做的是電商運營,跟數據打交道。
            今年1月,我到一家運動品牌的市場部實習。領導說團隊很缺人,問我是不是為轉正來實習的,我明確表示想留下來。
            在這個行業,比較好的選擇就是甲方市場部,機會非常難得。
            團隊人比較少,實習生當正式員工用,他們就需要來之即能戰的人。
            第一天去,領導說寫兩個方案,現在3點30,你4點之前給,我連產品是什么都不知道,一臉懵,硬著頭皮上。最后就寫了一坨屎。在乙方公司,實習生做一個項目,會給很多培訓資料,還有網課。甲方就直接讓你上手干,不斷試錯才成長。
            像寫會議紀要,會議不允許錄音,專業名詞我一下子沒反應過來,領導就會經常反問,怎么不知道?問多了,我也會想,我怎么不懂呢?會這樣質疑自己。
            他們以工作結果為導向。那段時間,我也是瘋狂掉頭發,失眠,每天晚上夢到被領導罵。一周實習5天,雙休也要盯著項目,拿著這么一點實習工資,干的真比正式員工還多。
            (有次)負責對接一個宣傳公關文,對面也是一個新人,思路一直不對,稿子晚上8點對完,完全推翻,領導說明天要。一直到凌晨兩三點鐘,還在改稿。完蛋了,交不出來,自己在房間里哭,很挫敗,想著這次稿子弄完不干了。后來睡了一覺好了。
            自己一直堅持,潛在想法是,能學到東西,抵掉不好的情緒,公司很多實習生都是轉正留下的,他們可以做到,我覺得我也可以。
            這個工作強度非常大,我沒時間、也沒精力再去投(其他)簡歷和準備面試。
            實習一兩個月后,每隔一段時間,我問領導,我表現怎么樣,夠不夠資格?她一直給我反饋,公司線下業務較多,有機會轉正,也多次和老板為我爭取HC。
            疫情居家辦公后,稍微清閑一些。(但)網上有很多大廠裁員的消息,就有預感,就業形勢會很緊張。
            (結果)在家時領導明確告訴我,受疫情影響,門店縮緊,沒有(HC)了,不止這個部門,所有的hc都鎖掉了,我問其他實習生,也是被迫離開。
            收到通知后,我跟我姐打電話,爆哭,做了那么長。
            當時死認這家公司,都沒參加春招,這點其實很不好,5月底離職,已經很晚了,好崗位,好公司也少,(只能)刷到招聘就投一投(簡歷),每天有個七八封,主要還是投市場、廣告。
            面試一個大廠客戶運營(崗位)時,都走到三面了,讓我做一個競價廣告分析,但(過去在)市場部(這)都是交給供應商,問到專業性問題,我不清楚,講得亂七八糟。面試10分鐘左右就結束了,我就覺得涼了。那應該也是一場壓力面,但我沒頂住,還挺挫敗,再努力一點,說不定就抓住機會了。
            我也有投社招,一家競品公司的,招電商運營,最后(他們)選擇了有一年經驗的。應屆畢業生,還是走校招比較有優勢。
            我甚至投了銷售。(一共)參與十幾場面試。比較有把握的就是銷售,好像面一次就能過一次。但是初期銷售,可能沒機會學一些技術,所以沒入職。
            輔導員就說,朋友的公司能不能蓋個章(先簽三方協議)?先讓學校好生存下去。
            (那時候)簽靈活就業,自主就業的(同學)非常多。
            我就考慮要不再讀個研,逃避一下,讀研也是就業率,也算有著落。
            我申請了國外研究生,拿到offer(后),打算去法國留學,學市場營銷,最遲6月17號入學,但我就想卡這個時間點(等offer),再試試看。
            后來收到北京一家市場公司的offer,也是熟悉的領域,家人說去鍛煉一下會比較好,就決定去了。
            我已經在江蘇隔離了幾天,江蘇這邊正好沒星號,現在進京,需要在不帶星、沒新增病例的地區隔離14天。
            如果真的順利入職,工作了一兩天了,我可能會有一些感觸,現在就是不確定,不確定之后能否順利進京,順利入職,反應也比較遲鈍。
            唐夢琦,22歲,上海985院校,新聞專業
            “我知道考985高校研究生有多難”
            “春招的競爭很嚴峻,今年互聯網都在裁員”

            2月21號查考研初試分數那天,我在一家互聯網公司實習,工位旁邊是跟我一樣的大四實習生,往年她考的學校,復試線在340分左右,她371分,開心得直轉圈。我考了386分,(但)很沮喪,一定考不上了,(因為)試卷簡單了很多,后來才知道,(我考的學校)分數線漲到了400多分。
            雖然過程比結果重要,和朋友聊天也裝不在意,但聽到電話另一頭媽媽的關心,我還是忍不住哭了。我是去年6月決定跨考心理學,學心理學是我一直以來的初衷和興趣,當初因為高考分數錯過。這輩子不去為夢想奮斗一次,會比較遺憾。大學四年,我最快樂的日子就是考研的半年,很充實、純粹,每天學習,只為上岸。唐夢琦備戰考研的時長記錄。受訪者供圖

            唐夢琦備戰考研的時長記錄。受訪者供圖

            身邊很多人也考研。我知道考985高校研究生有多難,考不上,必定面臨就業問題,所以做兩手準備。
            當時秋招,先去摸一下面試流程。投了8份簡歷,全是互聯網公司的人力資源職位,但我重心還在考研上,只花了一點精力改簡歷。結果3場面試,前2家一面就被淘汰了,人家問對公司、職位的了解時,都答不出。
            最后一家,我去了現場面試,二三十個人,很幸運,三輪面試全部通過,三四天就收到offer,月薪1萬多。我真的特別糾結,接了,考研失敗也不用去春招,朋友也勸我用它保底。
            但我想,如果考研上岸,毀三方協議是很不負責的,而且我怕接了offer,考研就不會拼盡全力,所以就拒絕了。我媽也講,我沒好好準備,都能找到工作,春招肯定也不用愁。我當時也這么覺得。
            現在回想,后悔,春招真的太慘烈了。
            本來春招的競爭就很嚴峻,今年互聯網都在裁員,如果他們秋招招滿了,就不會去春招,除非有些offer被拒了,那他們也會優中選優。
            而且我覺得,文科生比理科生就業要困難,理科生有一技之長,專業性更高,對口的崗位也更有限制,像職能、運營、市場崗位,好像性格、能力好一些,就可以在職場里學習,門檻會低一些。
            考研結束后,我馬上投入到實習中,出路還沒找到,不能松懈。
            我去了(一家)大廠人力資源(部門)實習,但2月底,春招開放的崗位根本沒有HR,轉正也很困難。
            3月上海疫情爆發前,我收到了一份醫療公司的offer,是當時收到的所有傳統行業offer中待遇最好的,準備接受。但(后來)小區出了確診病例,一直被封在家里,而那個公司必須要線下簽紙質合同,我也不知道什么時候解封,一直拖著,這個offer就沒有了。
            疫情期間找工作就是這樣,如果去線下招聘會,至少能見到人,說幾句話,留下些印象,簡歷也是實實在在投進去的?,F在參加學校的線上雙選招聘會,看似好多公司、好多崗位,也不知道他們有沒有查閱我的簡歷,我投的沒一個回復,只能自己去各個網站上投。
            到4月,我換到一家中等規模的互聯網公司實習,一心想著努力工作,證明自己的能力,一直向領導表達強烈的轉正訴求,他們也給了我承諾,如果不出差錯就轉正。但后來他們招到了一個從大廠出來、更資深的人,沒跟我溝通就把我調另一個崗位上了。
            我沒想到,新的工作內容和leader,都讓我無法適應,經常會一連串地質問我,為什么這樣做?為什么不那樣做?很受挫、不舒服。
            實習生嘛,就是食物鏈最底端、最卑微的一群人了。每天只想逃離,再加上他們拖了兩周的轉正承諾和低于行業平均水平的薪資,我最終拒絕了轉正機會。
            我現在接受了長三角其他城市一家互聯網公司的offer,他們在求職網站上看到我的簡歷后主動聯系我的,職位也是我喜歡的人力資源,我通過了筆試和兩輪面試。
            這意味著我要離開生活了四年的上海,去一座完全陌生的城市,遠離現在的生活和朋友。我不知道我在那邊的工作內容和氛圍是不是我喜歡的,但我總得去試一試,有50%的幾率是好結果,實在不行再回來嘛。
            我需要先去那個城市隔離14天,為了趕上合同簽約時間,我只能錯過畢業典禮。步入社會就是需要自我妥協的。大學生在招聘會現場應聘。? ? 視覺中國 圖

            大學生在招聘會現場應聘。    視覺中國 圖

            李曉潔,21歲,武漢雙一流院校,新聞專業
            “國企的職能崗,大部分都需要黨員或者碩士”
            “比文科生更不好找工作的,是文科女生”

            我最大的焦慮,其實來自家人,他們一直催我找工作,覺得我不敢跟外人說話,就說膽子要大,面試不要怯場,有機會就去試。我已經聽麻了。
            去年報名國考,就是希望不要再催,也是家里要求。大家說公務員好,我覺得只是因為它有編制、公積金,可能三四十歲不擔心失業,沒中年危機,但工資也不是很高,包括體制內(要處理)一些人情世故,也不是一個那么好的去處。
            國家公務員考試是在11月底,一般要準備挺久的,但我從實習結束,七八月份才準備。報的武漢市的崗位,一開始就知道上岸可能性不大,就買些資料,簡單看一下。如果不考公,我可能去年下半年就參加秋招。
            1月成績出來,果然沒上岸,那就參加春招。
            我只有一段媒體實習經歷,優勢并不突出,但我對崗位的期待也沒多,在武漢、做個白領,寫寫文檔,整理材料,有五險一金,有雙休,薪資能覆蓋日常支出,就這條件。
            (但春招)很多崗位,招的都是銷售、直播帶貨,底薪很低,加績效提成,薪資不確定,感覺不靠譜。而且要對別人瘋狂輸出,我不愿意去。
            投簡歷的時候,我會先搜一下公司公眾號,還有知乎、百度、企查查,如果幾個平臺都沒消息,就說明這個公司幾乎沒規模,或者不正規。
            我們學院一直在推薦的一家武漢很大的公司,知乎搜到的評價都比較負面,加班、官僚作風重,企查查上,也有很多風險提示,所以雖然它一直在招人,但我沒考慮過。
            三四月份,武漢能投的,我都投了一遍,有五六十份。
            (職位描述里)薪資寫8千-1萬的,點進去,下面寫句“薪資面議”,絕對不會有8千-1萬;還有寫同事都很nice,工作氛圍好,說明幾乎沒任何福利;說企業正在上升期,有很大的發展空間,就是給你畫大餅。周末雙休、五險一金,有這兩個條件的,都會明明白白寫出來,因為企業覺得這是對員工莫大的優惠,這兩個沒寫的,我都沒考慮。
            剛開始只要投了,就會期待回應。
            晚上想得多,明天又找不著工作怎么辦?再給心里畫個餅,明天一定要去投簡歷。我是岳陽的,(也)想著去長沙,離家近。投了長沙一些國企子公司。
            到4月中旬,沒什么成效,隨便投,有一個能回就行。我本來還想著,去國企做些職能崗:行政、財務、人事,但大部分都需要黨員或者碩士,根本沒機會。
            在學院的線下雙選會上,要求碩博的,占到一半以上。就業辦的老師還幫我改簡歷,因為我經歷不多,所以把字體放大,行距隔開,起碼要把簡歷排滿。老師說多加一些套話,不要隔這么開,太欲蓋彌彰了。
            雙選會,其實人稀稀疏疏,一場就三四百人。只有一場,主題是2022屆應屆招聘、暨2023屆實習生招聘,(因為多了)找實習的同學,人特別多,起碼上千。我預估,(其中)2023屆學生更多,如果是2022的應屆生,他們的表情會很平淡,畢竟這時還在找工作,應該對這事看開了。但很多人的表情都很興奮,眼前都是希望。
            我一共去了4次學院的線下雙選會,企業最多時,有上百家,立個大牌子,放招聘信息,挨家挨戶看過去,適合的就去和HR聊兩句,給份簡歷。網上投簡歷,沒回應的話,面試都參加不了。但他們專門來我們學校招聘,還是沖著理工科,可能100個崗位,才一個招文科的。
            比文科生更不好找工作的,是文科女生??炊嗔苏衅?,我就發現,很多崗位直接寫男生優先,包括去年考公,體制內(崗位要求男生優先)的尤其多。
            學院就業群之前轉了條信息,招總經理助理,就寫著“男孩子優先”,都轉到學院來了,真是跟吃了蒼蠅一樣,我就發了一條朋友圈吐槽,難道有什么工作是需要男性生殖器才能做的?
            我有訪問一些外企網站,很多招聘都會提到,他們有多少女性領導者,會要求男女比例盡量維持在1:1,包括給女性的生育假、生理期補貼,會著重寫在招聘里。
            4月下旬,實在沒找到工作,我想,隨便干一份,總比沒有好吧?我就對銷售崗動搖了,(但)還是沒法說服自己。到5月份,隨緣吧,愛回不回。
            我就感覺,要另謀出路。和朋友交流,說可以準備下半年教資、秋招。后面看到西部計劃,試一下。好歹也(會有)一點基層工作經歷,不會有空白期。
            我去參加(西部計劃)筆試的時候,最多20個人。但面試時又少了幾個人,我想,還能淘汰誰?一共就這么多人報名。后來進了。
            (目前)投出的簡歷,沒有100也有90份,投得最多的就是職能崗和運營崗。簡歷通過,到下一輪的,就五六份,到最后加上西部計劃,我只參加過3場面試。
            上海疫情爆發之前,我在學院的線下雙選會得過一個機會,運營管培生,HR問我愿不愿去上海試一下,提供食宿,(轉正)幾率挺大的。我說不了,我不想去北上廣,超一線城市,壓力挺大的,從一開始就沒考慮過。
            另一個機會,在一家駕培APP企業的初級編輯,已過一面。
            如果(最后)拒絕的話,我可能就去參加西部計劃,一個月補貼2000左右,去更艱苦的地方,會給到3000。我期望是可以不找家里支持,節儉一點,畢業了再找家里要錢,心里過不去。
            身邊相熟的同學,除了考研上岸、保研,直接拿到offer的幾乎沒有。他們有的在二戰,有的還在家,如果我身邊的人都找到工作了,我會有很大的危機感,但好像……
            所以我其實是還好的。
            (為保護受訪者隱私,文中人物均為化名)
            (本文來自澎湃新聞,更多原創資訊請下載“澎湃新聞”APP)
            責任編輯:黃霽潔
            圖片編輯:張同澤
            校對:張艷
            澎湃新聞報料:4009-20-4009   澎湃新聞,未經授權不得轉載
            關鍵詞 >> 就業,畢業生,應屆生,春招

            相關推薦

            評論(37)

            熱新聞

            澎湃新聞APP下載

            客戶端下載
            關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聯系我們 廣告及合作 版權聲明 隱私政策 友情鏈接 澎湃新聞舉報受理和處置辦法 嚴正聲明
            乱人伦视频中文字幕_中文字幕巨爆区乳爆系列_黄色片一级网站_亚洲午夜福利在线观看